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土地

午读荐文人一生中最光辉的营养

2021-01-15 来源:

「午读荐文」人一生中最光辉的,是以勇敢迈向意志那天

1821年12月12日,文学家福楼拜出生。家境优渥,原可以活得悠闲自在,但他却选择了苦行僧一般的生活,拒绝一切享乐和诱惑,年复一年地创作。他因《包法利夫人》等作品闻名于世,被誉为“西方现代小说的奠基者”

1821年12月12日,福楼拜出生于,父亲是著名的外科医生。福楼拜从小在医院的环境中长大,对解剖尸体习以为常,以至于他的思想和格格不入。

最早把他引向绮丽的文学世界的,是女佣人玉莉。她是一位讲故事的能手。小福楼拜在她旁边一坐就是一整天,从小就受到浪漫幻想的熏染。

福楼拜9岁时才识得字母,人们认为他智力低下。实际上他在文学方面颇具天赋,13岁时就了一份手抄小报《艺术与进步》

14岁那年,福楼拜在海滨度假时与音乐出版商施莱辛格的妻子艾丽莎相遇,并对她一见钟情。

1843年他在法科考试中失败。次年突发神经官能症,从此中断学业,专心致志从事文学创作。

1845年,福楼拜的父亲过世后,他接受不少遗产,从此同母亲一起住在克鲁塞庄园。这座庄园位于塞纳河畔,清静宜人,福楼拜在这里与世无争,潜心创作,直至去世。

1846年,他在巴黎但安全防护的效果也更好。”结识了女诗人路易丝高莱,她不久就成了福楼拜的密友和情人。友情持续了十年,留下大量信札,是研究他的创作思想的第一手资料。

1857年,《包法利夫人》问世。他的代表作还包括《情感教育》《圣安东尼的诱惑》《布瓦尔和佩库歇》《萨朗波》等。

1880年,福楼拜因中风去世,终年59岁。

莫泊桑的舅舅是福楼拜的好友,莫泊桑中学毕业后拜福楼拜为师,时常带自己写的诗歌、小说去请福楼拜指点。但福楼拜每每告诫他,不要把作品拿去发表。

福楼拜让莫泊桑每天观察家门口路过的马车。莫泊桑连续看了几天,都没有什么发现,便说,这有什么好写的?福楼拜说:装饰华丽的马车跟装饰简陋的马车能一样吗?马车在爬坡时,马匹的姿势是怎样的?当马车下坡时,车夫又是怎样吆喝的?这么多可观察、可记录的东西,怎么会没有什么好写的呢?

在语言的运用上,福楼拜教导莫泊桑:“无论描写什么事物,要说明它,只有一个名词;要赋予它运动,只有一个动词;要区别它的性质,只有一个形容词。我们必须不断地推敲,直到获得这个名词、动词、形容词为止。不能满足于差不多,不能用类似的语句去敷衍了事。”这就是著名的“一语说”

莫泊桑30岁的时候,他拿着一篇名为《羊脂球》的小说给福楼拜看,福楼拜说:你的作品终于可以拿去发表了。

2016年,福楼拜一本珍贵的布列塔尼旅行日记被拍卖,估价60,000欧元。

从他涂抹划过和重写的痕迹中可以看出,显而易见地,福楼拜永不满足于自己所写出的东西。

福楼拜生平只喜欢用鹅毛笔,而且总是亲手修制。他在信中写道:我是一个羽笔文人,我通过它、由于它、通过自己与它的关系、并且更重要的是跟它一起来感受世界的。

福楼拜从不急于发表作品,《情感教育》从初稿到定稿历时24年,除了标题外几乎面目全非;《圣安东尼的诱惑》三易其稿,历时25年。他写道:很少有人如我一般为文学所苦。

1880年5月8日,死亡突然袭击福楼拜,他因脑溢血去世。莫泊桑写道:终于,这一次他倒下了,死在书桌的脚边。文学杀了他,正如强烈的爱杀死一个情人那样。

福楼拜从来不写“我”“我的”他根本不写序言,他通过笔下的人物说话。

人人都看过《包法利夫人》《萨朗波》《情感教育》和《圣安东的诱惑》报纸经常刊文分析这些作品,我就不想再来分析一遍了。我想总的来谈谈福楼拜先生的创作,从中发现读者打工时或许至今未曾看到的东西。

福楼据近段时间最新数据统计拜先生首先是个艺术家;就是说,是个客观的作家。我不信有人读过他全部作品以后,能捉摸出他的私生活,他的所思所想,他每天的谈话里说了些什么。人们知道狄更斯的主观想法大概如何,巴尔扎克的主观想法又大概如何。他们随时出现在自己的作品中;但你能想象拉布吕耶尔的主观想 法,伟大的塞万提斯大概想指明什么吗?福楼拜从来没写过“我”“我的”他从来不在作品中同读者对话,或者在结尾向读者致意,就像演员在舞台上那样,他 根本不写序言。他操纵活人木偶,他通过他们的口说话,而他不给自己权利,通过他们的口去思想,他不让人看出牵引线或认出他的声音。

福楼拜擅于运用材料,毫不犹豫地抛弃不需要的东西,因此他的作品更为完美。

作为阿普列尤斯的孩子,拉伯雷的孩子,拉布吕耶尔的孩子,塞万提斯的孩子和戈蒂埃的兄弟,不管人们怎么说,他跟巴尔扎克很少相似之处,跟有哲学头脑的司汤达相距更远。

他像巴尔扎克一样料事如神,他像司汤达和其他许多作家一样洞察入微,但他比他们反映得更准确、更出色和更简练。即使司汤达力求达到朴实无华,但总的说来,只不过是枯涩。即使巴尔扎克竭力想写得文字优美,但这种努力往往造成充斥不真实的形象,毫无用处的婉转说法,反而造成羁绊。就像一个人,手里的材料大大超过建造一幢房子所必需的材料,样样使用,因为他不会选择,却想造出一座巍然大厦。如果他是个建筑师,而不是泥瓦匠,这大厦就会漂亮些,持久些。

他们之间的迥异确实是全面的:福楼拜是个伟大的艺术家,而大多数作家却根本不是艺术家。他超乎自己挑起的激情之上,漠然视之。他不处于人群之中,而是独处塔内,观察人世间的变迁。他摆脱人的头脑所局限的视野,更出色地把握总体, 得到的比例更加准确,更加胸有成竹,视野更加开阔。

他也建造自己的房屋,但他善于运用材料,毫不犹豫地抛弃其他不需要的东西,因此他的作品完美无缺。

为了写作,他涉猎过所有的文学,看过许多闻所未闻的书籍。

福楼拜并不像某些人那样,认为智力和灵感,偶然和个性,便足以写成一部作品,或者认为材料是毫无用处的,长期研究不足为训,因为他属于博学的老一代人。

他对历史好像天恢恢的了解胜过教授,因为他在许多书本里学到历史,而别人根本不在这些书中找寻史迹。为了写小说,他研究过大部分学科,这些学科只有专家才去涉足。

他胜过伛偻的老学者,熟悉消灭了的城市和民族的系谱,及其风俗习惯,他们穿着的衣料和爱吃的奇特的菜肴。他像犹太的法学博士那样掌握犹太教法典,像教士那样熟悉福音书,像新教徒那样熟悉圣经,像教的苦行僧那样熟悉古兰经。他知道信念、哲学、和异教的相互关联。

他涉猎过所有的文学,看过许多闻所未闻的书籍,作了笔记,有些书是因为罕见,另外一些书是因为根本没人看。他熟识各国人民衰落时期产生的几乎被埋没的天才作家、评论家、目录学家、不信教的人、圣书、圣徒行传、神甫、腼腆的人不敢直呼其名的作家。

他在生气愤慨的日子里,搜集了一整本没有风格的作家的谬误、语法家的不规范语汇、假学者的错误、人们未加觉察而他用来嘲弄人世的各种虚荣心和笑料, 以飨读者。

他对出风头避而远之,只接触少量朋友和文学家。

他认为,将他的作品给读者,这已经足够了,他总是对出风头避而远之,藐视广为传播的报纸大吹大擂的广告,半的广告牌,烟店橱窗的照片陈列,旁边是个臭名昭著的罪犯、一个普普通通的亲王和一个名妓。

他几乎只接触少量朋友和文学家,受到他们的热爱,同事之间永远不会这样,亲戚之间也属罕见,因为他在自己身边激发起深沉的爱。由于他不愿满足民众的好奇心,而他们却贪婪地要在名人的窗外窥探,就像待在珍禽异兽的笼子外那样。因此,关于他的流言不胫而走,在他的同乡中,很可能严厉指责他吃人。

最后,为了满足总是想知道特殊细节的人,我要告诉他们,他完全像他们一样,吃喝抽烟,他是高个子,当他同他的好友伊凡·屠格涅夫散步时,他们的模样像一对巨人。

达州看白癜风专业医院
72小时紧急避孕药的价格
重庆治疗妇科哪家好
友情链接
银川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