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数据

我不认识高宝军先生搭配

2020-06-04 来源:
我不认识高宝军先生,但是我知道他是陕北人,是党委办的领导,而且是倾心讴歌陕北大地的散文家;我数次到过陕北,虽然还说不上熟悉这片土地,但是我从第一次到那里起就热爱上了这片地域特色鲜明的土地,真希望自己也像在新疆伊犁生活一些年一样,在陕北生活一些日子。可惜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如愿。我2007年之前到过数次陕北之后,迄今已经没有见过那片沟沟壑壑了,每次看电视上那些关于陕北的推介文字,便有了一丝丝的想念。今天,我从《西部散文家》2008年第三期杂志上读到了高宝军先生的散文特辑,真有一种如饥似渴的感觉,等于又一次到了枣花飘香苹果喷红的陕北,又一次到了那片令我魂牵梦绕的苍茫大地。
我爱陕北的理由,大概说起来有四点:一是热爱她的历史丰厚,二是热爱她的风情浓郁,三是热爱她的文化蕴藉,四是热爱她的意境苍茫。我读高宝军先生的散文特辑,基本上领略到了这以上四点。
我慢慢地顺着高宝军先生的散文走进陕北,走进吴起大地。吴起县,是有深远悠久的历史来头的,战国有一鲁将就是吴起,又为著名改革家、军事家,著有《吴子》,与《孙子》合称《孙吴兵法》,司马迁在《史记》里有立传:《史记?孙子吴起列传》。吴起这个地方,就是当年吴起在此戍边立功的地方。于是有了吴起镇。到了长征,红一方面军就是在吴起镇与陕北红军会师的。这些就是吴起最显赫的历史,至于其他,我相信高宝军先生的散文里马上就会给出更多。
果然,高宝军先生写吴起,又给我们端出了另一份历史文化大餐——秦长城。在高宝军先生的笔下,我远远地隐隐约约地看到了一道“曲线”,它“时而拱起脊梁,时而隐入山岭,真真山风袭来,长在这条脊梁上的茅草野蒿便随风起伏,恰似一条巨蟒在蠕动,在苏醒”。
在苍茫大地之上,你突然看到这样一条蠕动的“曲线”,你想到了什么?反正我是在耳朵边响起了一首“云水谣”,的确有历史云水的苍茫。然后,高宝军先生又来了一连串的智者的追问:“这是什么?像风雨剥蚀形成的山峁又不是?像日月消融人为的斧痕又模糊?像饱经沧桑的山村老人额头上的皱纹?像操劳家务的村妇手上冒起的青筋?像崇山峻岭中蛰伏的巨蟒褪下的鳞壳?像天帝鬼斧神工为人类雕刻出的雕塑?”这都是一些形象而贴切的比喻句,为下文的主旨延伸做铺垫,做准备。
一句“你再定睛细”,把我们从想象中带回了现实,于是知道,“这,就是陕北吴起县的古遗存;这,就是战国时期的秦长城”。高宝军先生的笔触是老道的,转接是自然的,自然而然地把我们拉回了说话的场景,于是,古长城的历史沿革在他笔下娓娓道来,从修筑时间,地理方位,长度高低,到朝代变迁,风风雨雨,我们知道了长城修建的艰难、用途,还有它对妇人欠下的“孽债”,真是令人扼腕唏嘘。
整篇文章写历史,最忌写得沉缓、呆滞,节奏太慢,高宝军先生写到这里,来了一段又一段的用排比句撑起的甚至是对仗工整的,且气势恢弘、节奏明快如锣鼓的散文诗般的文字:
“这些被风吹日晒雨水侵蚀只留有断壁残痕的古长城,朝迎东方日出,暮送大漠落日,与毛乌素边缘的荒野朔风融为一体,形成了这里的一大边塞人文景观,构成了一部积淀着吴起厚重的千年历史巨书。”
“这些历经千年风霜的文化古迹,看上去已面目皆非,几乎要化入崇山峻岭中,如今仍然魂绕九州,魄萦山河,顽强地支撑着一个民族曾经有过的力量、智慧、毅力、信念,执拗地向后人昭示着冷兵器时代的那股热情、激奋、勇猛。”
“血染长城魂魄在,骨垒历史意志坚。而今的古长城,抗住了塞上漫天风雨的浸淫,听过厚厚冰雪的覆盖,用伤痕累累的身躯迎来了清风着意化为桥的盛世。”
“透过重重关山,顺着这条蜿蜒起伏的巨蟒眺望,我看到人类渴望和平的意愿,正凝成一道绿色的万里长城。”这些富于哲思而又感情充沛的语言,递进式地为我们剥开古长城这个“内核”,使我们得到了情感和智慧的升华。
在《吴起古城寨堡》一组文字中,我感受更多的还是历史,是六座古城的沧桑史。在这里,高宝军先生首先是以一名吴起人的角色进入吴起沧桑厚重的历史的,写六座古城的题目分别有一个充满拟人意味或者张扬着历史感的字眼:“表情、悲音、跳荡、名曰、金汤、苍茫”,我想,如果没有对历史作主动深入的思考和感悟,是没有得到以上的艺术感知的,也就没有考虑到运用以上这些字眼,而是另一种浮光掠影式的感慨。由此可见,高宝军先生对自己的吴起大地是怀着一种沉迷与追寻的。
他底下的文字,的确带着一位吴起人的责任和深情,为我们讲述一段一段历史的。他认识到五谷城的历史文化底蕴未能挖掘,希望唤起保护的热情;他感叹琵琶城过去的战乱沧桑,欣慰于今日的歌舞升平;他对铁边城的了解和考察,欲张扬一种历史的魅力;他对田百户城的认真,一会儿是历史学家,一会儿是考古学家,一会儿又成了民俗采风学者;他为我们讲述金汤城的来历,字里行间显示着一股对陕北历史文化的熟稔于胸和高度责任感;他从传说开始,又用历史佐证,还有当地群众传述,为我们厘清了白豹城的复杂的往事。通读宝军先生关于这六座古城的文字,我更多的是感受到他历史知识的丰富,做学问的专业和认真的态度,还有做为回报那些字里行间不负他一片痴情而折射出的丰厚的历史文化蕴藉。
我读这六座古城的文字,是带着一种敬畏的心情进行下去的。我想,吴起咋就这样呢?咋就这样深厚呢?好像开天辟地以来就是为再或着立志成为过关达人着创造历史而存在的,抓一把黄土就是一片将士的脚印,吸一口风就是一道帝皇的气息。然而不得不承认,这就是吴起。小小一个县,就有了五谷城、琵琶城、铁边城、田百户城、金汤城、白豹城,《吴起古城寨堡》,堪称《六城记》了。
在这些古城的文字里,我看到了物事沧桑:
“古城堡的轮廓虽然依稀可见,却已斑斑驳驳,断断裂裂,凄凄荒草蒙面,蜂蝶鸟雀相伴,山风轻唱着劝慰的歌谣,雨雪滋润着焦渴的期待……”(《城堡的表情》)“实践抹去了一切,但时间也留下了。那些残垣断壁使我辨认出当年火红的街市、衙门、宅院、商铺、小巷……”(《‘固若金汤’金汤城》)而对一件烧制陶器的描述,极尽细腻观察的同时,触摸到的还有“历史老人的气息”(《白豹城的苍茫岁月》);看到了作者的赤诚之心:“我作为吴起县委的一名行政干部,想把自己手握强大的神兵利器才能让你一往无前的斩妖除魔对这片土地的爱,灌注入这片土地的角角落落、沟沟坎坎;我作为吴起县古城寨堡的搜集整理者,怀着朝圣般的虔诚,专程赶来了。”
“我隐约感受到,把这些古城寨堡记录下来,整理出来,抢救过来,让它们诉说吴起的历史……”(《城堡的表情》)“我”在琵琶山前与武得胜老两口子会话,对那个柳条粮囤的描写和延伸出去的讲述,体现出一位行政干部的“民心”。(《琵琶悲音》);“昔日,这里是军事前哨,是双方争夺的战略要地;今日,我们在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建设中更应固守这座古城。”(《‘固若金汤’金汤城》)写白豹城旁固守家园保护灿烂历史文化遗产的人们,“他们的精神和品德在我心中耸起一座高大的精神烽火台。”(《白豹城的苍茫岁月》)看到了作者的丰富想象:“山岗顶端上,威风凛凛地竖着一个堡垒墩台,仿佛一个武士,正机警地眺望着四下的动静,风雪雨霜虽然摧残了他的颜面,而它的影子却依然挺拔在山尖上。”(《城堡的表情》)“离琵琶山不远的转弯处,有一道瘦瘦的山梁,细细长长,起起伏伏,极像一甚至还有豪华影剧院、咖啡厅。为保证师生健康头正在缓缓行进中的骆驼,长长的脖子,昂起的驼头,起伏饱满的驼峰,驼头处的一丛灌木,也长得极是地方,酷似头额上的一撮鬃毛。这匹‘骆驼’就在公路旁,公路恰似一条驼缰,牵着骆驼行走,团团云雾在山间弥漫着,升腾着,飘逸着,‘骆驼’在云雾中时隐时现……”(《琵琶悲音》)“两山相对的沟川,平坦开阔,对面相望模模糊糊,这么大的校场,演武操练一定放得开,收得拢,狂奔的战马,四蹄扬起沙土,如腾云驾雾一般,整齐的军队,操演起来定然铿锵有力,势如破竹!”(《跳荡在历史的琴弦上》)“狭长的洛河川道,到了这里,忽然变得豁然开朗,坦阔宽畅,像一位慈祥的母亲,让洛河这个调皮的儿童,任性地在她宽阔的胸怀里戏嬉撒娇。”《‘固若金汤’金汤城》);看到了作者的睿智思考:“不知为什么,面对这个武士般不屈的残躯,我总以为,他就是一个人的化身,而这个人就是一位骁勇善战、力敌群雄的英才。他是一位能令首领放心的忠诚者,是一位敢于独挡一面,自告奋勇的斗士,是一位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英烈!”(《城堡的表情》)“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琵琶城的女王没有读懂爱情这部书,她不懂爱情只是生命的部分内容,而不是全部内容。她被美色迷了心窍而分了心,分了心就中了奸计,丢了城寨,丧了性命。”(《琵琶悲音》)“如今的金汤古城,闻不出战斗的硝烟,听不见厮杀的呐喊,满眼看到的,是人与自然的和谐,是五谷丰登的喜悦,是洛河川道里的排排楼房,是金汤古城的宁静安康!”(《‘固若金汤’金汤城》);也看到了作者的忧患意识:“可惜的是,它犹如一位身陷沼泽地、满面泥土的少女,未被人充分地清理、整装和打扮。”(《城堡的表情》)“铁边城,这个黄土萧瑟的古城,虽然已成为废墟,但它仍不失为人们认识历史的一部大书。”(《跳荡在历史的琴弦上》)“看着这些器物,看着这一对风烛残年的老人,我的心里滚过一股暖流。在这少雨、干旱的生存环境中,他们固守家园,保护灿烂的历史文化遗产,他们的精神和品德在我心中耸起一座高大的精神烽火台。”(《白豹城的苍茫岁月》)。
历史总是与苍茫缀连在一起的。不知为什么,我每次到陕西,或者说经过陕西,我都能浓浓地感觉到历史的云水一片苍茫。不说黄帝陵、兵马俑、乾陵茂陵昭陵什么的,仅仅是看那些偏远的山川,那些沟壑,那些土塬,那些窑洞,那些七老八十的老汉汉,甚至那些枣树呀槐树呀苹果树呀沙打旺呀,我都认为那就是历史,是见过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主儿,那么久的年代过去了,它们还在,它们就是那些历史的见证者。所以,从它们头顶上面就升浮起了一股苍茫的意境。也许是我固执,更多的是由于我早年岁月的审美熏陶,我一直热爱着高远粗犷的西北大地,觉得那里就是我的故乡,我是从那里流浪到岭南的,而偏偏看不起根底浅薄气候潮湿人也小肚鸡肠的岭南。所以,带着这种先入为主的阅读,我一看到这些西北题材的散文就喜欢上了,我随便读几行,就闻到了这些文字里的那股苍茫气息。
比如《吴起秦长城》一开头就有:“从小生长在陕北吴起县境内,抬头是山,低头是沟,眼睛里、脑子里满是那一座连一座的黄茫茫、黛苍苍的山峦。”作者就是不点,我也能感受到。他这里写苍茫,不是随便之笔,而是为了衬托长城的气势。还有:“肆虐的朔风卷起在长城脚下,荒山野岭的落叶枯枝被吹得呼呼作响,我的耳畔又一次响起了古战场上战鼓声、马蹄声、喊杀声,响起了胡笳和羌笛的哀音伴着孟姜女的哭声。”这里有想象了,但现实的苍茫气息依然浓厚。写苍茫,依然离不开文章的主角——古长城。
而这样一段:“琵琶山下的人们正在‘反弹琵琶’,昔日荒凉的山坡野洼彻底变了模样。山上,树木郁郁,一坡一坡的沙打旺和紫花苜蓿像绿色的波涛,层层梯田里糜谷飘香……”(《琵琶悲音》)这真是一招“反弹琵琶”,写的是喜洋洋的苍茫。“古城座东北面西南,拦沟起墙,横跨沟西边的两道山梁。东很多观众表示完全是奔着她才看的节目。4.吴宗宪的女儿吴姗儒综艺天王吴宗宪的女儿吴姗儒北方向的这道山梁上,城墙的遗址清晰可见,隔二见三的箭楼墩台,虽然残缺,却巍巍峨峨,苍苍劲劲。”(《跳荡在历史的琴弦上》)这样一写,铁边城所处的苍茫环境氛围就点染出来了。“站在沟底公路边远远望去,层层梯田堆成一座锥形的山,像宝塔高耸云端。山脊上,是一道蜿蜒起伏的古城墙,把山顶和川道全揽在怀里。古城墙保存得还比较完整,通过残墙断壁可以它昔日的辉煌。”(《有城名曰田百户》)呵,真是名副其实的“田百户”,文章一开篇就暗示出来了,高!“太阳快要落山了,夕阳把最后一抹霞光撒在这座古城上,整个金汤城金碧辉煌。由于紫外线的作用,看上去金汤城是黑色的,接着由黑变红,由红变紫,这时候的金汤城,就显得更加完整、更加厚重、更加真切了。”(《‘固若金汤’金汤城》)我觉得,作者这样写,除了渲染、归纳金汤古城的苍茫历史外,还在于给我们一种喻示:金汤古城并非固若金汤,这是辨证的,从而显得更加真实而不是一个神话。
还有:“老远望去,白豹古城堡呈三角形,梁顶端有一堡垒,堡垒两边各伸出一道城墙,沿山梁两边的深沟漫延而下直达城底。城底下有条河,名白豹河,河滩开阔,视野清朗,河边靠坡根处住有一户人家。这户人家的屋顶上方,古城墙夯土断茬清晰可见,据说,这就是古城城楼的墩台。”(《白豹城的苍茫岁月》)。这些,难道你不觉得是作者的一种定调吗?一种为陕北大地上的历史遗产的现实处境定调,不用说,当然又是渲染一种苍茫沉郁的意境。

共 7 7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读完这篇文评,不禁要感叹文字的神奇。文字让两个素昧平生的人相遇,通过深入的阅读,仅仅依靠着文字完成了心与心的碰撞,情与情的交融。一个是土生土长的陕北汉子——高宝军,他用充满灵性又朴实无华的文字倾心讴歌着那片美丽神奇的土地,相继抒写了《大美陕北》、《四季陕北》、《吴起古城寨堡初考》等系列散文;另一个是从初次走进陕北就爱上了那片苍茫大地的异乡人——梁晓阳,他在杂志上读到高宝军的陕北系列散文时,便被那厚重的文字所吸引并产生强烈的心灵共鸣。从高宝军的散文作品里,他遍览陕北大地之大美,感受吴起历史文化之深蕴,文字唤醒了他深埋在心底的对陕北大地的向往……在这篇散文中,作者详尽细致地解析了高宝军的散文集《吴起古城寨堡初考》中的篇章,以及高宝军笔下描摹陕北风情的散文佳作《山沟沟回荡着信天游》、他真实地接收到了从这些篇章中漫溢出来的文化视野、思想情怀,从而书写了这篇题为《一起热爱陕北这片苍茫大地》的赏析。这篇文章极具质地,语言娴熟,笔法老道,十分欣赏!佳作,倾情推荐!【编辑:纷飞的雪】【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50 14】
1 楼 文友: 201 -05-02 16:41:49 两位都是我熟悉的老师、兄长,在文字里相遇的感觉真好!
问候晓阳哥,祝好!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2 楼 文友: 201 -05-0 07:25: 8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楼 文友: 2018-09-04 09:41:08 感谢各位,期待大家写得越来越好!
4 楼 文友: 2018-09-04 09:42:47 晓阳论述的很深刻,支持你。王克楠营口十佳男科医院
痛经吃什么可以治愈
吃什么止泻最快
太原白癜风医院
达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西藏白癜风治疗费用
友情链接
银川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