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市场

木纹菩提树下

2020-09-17 来源:

菩提树下,关于菩提树下剧情介绍分集的介绍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来来去去,几度春秋,我一直想去寻找当年顿悟成佛的那棵菩提树。想像佛祖那样在那巨大树冠形成天然穹顶的树下闭上眼睛,聆听菩提树叶发出的梵音。

在我生活的小院中,有一排树林,绿树成荫。每个星期天我休息的时候,我总是喜欢坐在那片树荫底下沉思。每当微风吹过,树林中的每一片树叶都会,沙沙,沙沙,发出悦耳的声音。就好像说着只有它们自己才能听懂的故事。在这样一刻,我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清新,思想是如此的清澈透明。

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生活就是这样,它现实,它残酷,它让我们迷失了方向。在经历了太多的痛苦与浮躁,我累了,倦了,疲惫不堪。我只想静静的聆听,这淡淡的,如风铃般清脆的天籁之音倾洒一地,很简单,很优美。却能带给我内心中那一份祥和宁静和清凉。仿佛犹如一场人与音乐,人与自然之间灵魂的对话。

其实,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原来都有这样一棵菩提树,都有一片别人无法走近的净土。在这里,你可以哭,可以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远离喧嚣,远离尘世,任心灵自由的飞翔。

世上无菩提,菩提在我心,我只想将你的余生环绕在我心中的菩提树下,十指相扣,一生不放,倾情此生!

穿越时空隧道,梳理红尘脉络。千年之前,是谁于繁华深处遗落了一颗菩提种子?千年之后,又是谁在菩提树下静静等候,等另一颗菩提凋落于尘世间?

烟火弥漫,曾几何时,我仿佛被这俗世繁华迷醉了双眼。以为年轻,便可肆无忌惮,便能扯起飞扬的青春,红尘。夜幕拉开,黎明初醒。骄阳下,是谁一袭素衣拂袖,怀揣丝丝执念,携款款深情扬言欲把红尘踏遍,解前世疑惑,还今生夙愿?

一抬手,一踱步,一停留,每每迎风诉语,折花寄影,SEO可以说是草根站长心中的神器道尽长情。我非浪子,却向来以多情者自居,以为每一个转角处,都有一场意外的相见,与风花有染,与雪月言欢。楼兰里闲坐稍等片刻,待我琴音落罢,笑摇羽扇,盈一缕缠绵,等你寒暄。搁下离殇,执一人玉手天涯为伴,不离不散,谁愿?

流光蠢蠢欲试,起身总想做些什么。伸手,轻触光阴的棱角,指尖顿觉疼痛。我不愿细视,或许是因为悲欢夹杂,喜忧参半;亦或许是心事参差不齐,却没有人愿来为我修剪。也不知何时开始,繁华暗淡,我便沾染了一身寂寥。更或许是岁月催人老吧,慢了脚步,皱了眉梢。

独处一角,点一支老香,看梵烟袅绕,我始终信奉前世,却不信宿命难逃,只想在光阴的深处默默祈祷,以一丝虔诚求一世逍遥。

止步于望川河畔,黄昏淡淡,橙光柔撒,亲吻了彼岸花开。芳香盈袖,隔一水轻柔,盼你来此与我邂逅。可是,四下无语天色晚,雁鸣唤同伴。抬头,望黄昏愁送孤雁,孤雁捎去云笺,谁在笺上把情愫写满?

轻轻的闭上眼,眸前柔动仍是你不老的容颜,脑中刻写依旧是我铭心的誓言。这一世注定情长,寻你又何妨?

夜染未央,一缕清风便拉上了月帘,于是,梧桐楼暗,古道显得寂寥而又幽长。踩着余光淡淡,循着古老青板,我在夜色里独自辗转,略显孤单。不曾放下的追逐,不曾改变的祈盼,任我步履蹒跚,情迷意乱,我始终都要缓缓向前。无意间,邂逅了几处古色古香的楼兰,淡饮了清焊管市场悲观情绪加剧茶几盏,虽然路终没有走完,却未失落于那一处灯火阑珊。

夜慢慢深了,也许是累了,也是倦了,想要轻枕一帘幽梦懒懒安眠。仿佛一个翻身,又看到了你,身姿绰约,迈着婉约的步子说着笑着向我走来。我想要靠近,然而你却无端远了,远了,终消失不见…

轻叹,繁华三千,菩提千年。仿佛这世间繁华都没来的及一一寻看,便被普渡去了山寺禅院,静身修心。置身于山水之间,是否都能够目空一切,悠然而又闲适了?我不知道,也不愿猜测。但我相信喜欢安宁固然没错,势必会让人少一些俗念,多一些清欢。

当花落叶残时,又是否会莫名沾染了另一种伤感,一段难以解说的预言?不再去揣测,前尘过往,我唯愿年华静美,以一颗云水禅心,去享受安宁。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菩提树

菩提树(学名:FicusreligiosaL.)是榕族榕属的大乔木植物,幼时附生于其他树上,叶革质,三角状卵形,基生叶脉三出;叶柄纤细,榕果球形至扁球形,花柱纤细,柱头狭窄。花期月,果期月。菩提树在中国广东沿海岛屿、广西、云南北至景东,多为栽培。日本、马来西亚、泰国、越南、锡金、巴基斯坦及印度也有分布,多属栽培,但喜马拉雅山区,从巴基斯坦拉瓦尔品第至不丹均有野生。传说在2000多年前,佛祖释迦牟尼是在菩提树下修成正果的,在印度,无论是印度教、佛教还是耆那教都将菩提树视为“神圣之树”。政府更是对菩提树实施“国宝级”的保护。


小孩免疫力差体重轻
长治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
孩子一直拉肚子
友情链接
银川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