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市场

木纹宙界失忆吗

2020-09-17 来源:

宙界 失忆吗

这个问题被宋柘提起,连带着瑞他们都是以一种期待的目光看向封铭,尽管瑞説过是封铭从羽墨的手中救了他,但是他们还是想听封铭亲口告诉他们。

封铭愣了一会儿,然后笑了笑:“应该是通过了。”

“什么叫应该通过了,通没通过你自己不知道吗?”

封铭这模糊不清的话又让宋柘郁闷了。

“成功有什么标志吗?”

封铭问道。

明明刚才大家伙打算让封铭休息了,可是,被宋柘的那句话挑起了兴致,又开始询问封铭。

“你应该有自己的火炎,刚刚你就是用那个攻击我们的。”瑞道。

“火炎吗?”

“你试一试看能不能招出火炎,像你刚才那样。”

流沙紧接着也提醒着封铭。

封铭diǎndiǎn头,没有説话,只见他右手上抬,手掌向上五指呈抓状。所有的人都高度集中的看着封铭的手心处。

“腾!”一团紫色的火炎从封铭的右手心中燃起,那跳动着的火炎,让其余几个人都是心中狂喜,火炎,就是一个异灵者的标志,很显然,封铭的测验成功了。

那簇紫色火炎源源不断的冒出,还有些许的紫炎调皮的缠绕在了封铭的手腕处,让本就一身黑色劲装的封铭显得更加神秘莫测。

“真的成功了,铭子,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辜负我的期望的,哈哈。”

“………………”封铭无语的不知道説什么。

“宋柘,你还真是会给你自己戴高帽子,不知道谁刚才説‘好你个封铭,成了个什么狗屁异灵者就开始欺负老子了’。”

“……………………”宋柘被流沙堵得説不出话来,瑞看着宋柘吃瘪的样子真的是很好笑,果然流沙简直就是宋柘的克星。

蓝鳞自从封铭恢复意识了之后就没有説过话,而是一直默默的注视着封铭,当紫炎出现之后,蓝鳞的蓝瞳却是被放大了数倍,但是又很好的掩饰了过去,没有人发现蓝鳞刚才的那副样子。

“现在我们又有了一名异灵者,加上封铭,我们已经有四位异灵者了。”

“封铭的突然崛起是我们的一大助力,再也不用被羽墨他们牵着鼻子走了。”

瑞説道。

“不过……”,看着封铭手中的紫炎,流沙奇怪的説道,“紫色的火炎?我似乎第一次看到。”

“我也没有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颜色的火炎,不过,这火炎的确是封铭的,他当是对付羽墨的时候使用的就是紫色的火炎,我不会看错。”

“这颜色还真不是盖的,蛮好看的,赶明我也弄个异灵者当当。”

宋柘嘻嘻哈哈的説道。

“咚!!”

流沙的拳头就砸在了宋柘的头dǐng上,甩了甩打他的手,然后抱胸説道:“説你是傻还是天真,你以为异灵者都是那么好当的吗,要不然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的普通人,光一个测验就有你好受的了,白痴!”

説完还不忘给宋柘扔了一记卫生球。

宋柘揉了揉被流沙敲的头dǐng,满脸黑线噘着嘴説着:“这么不看好我?好桑心。”

“少耍贫嘴了。”流沙説道,“卖萌可耻!!”

“…………………………‘”

“这么説,现在就剩我一个不是异灵者了,靠,我tm的还成了拖后腿儿的了。”

宋柘满脸黑线,心中愁苦万千啊。

“没事,以前你不一直都是拖我的后腿儿吗?”

封铭一副认真的样子又给宋柘来了一句,更加是火上浇油。

宋柘白了封铭一眼,吐出了两个字:“损友。”

所有人都被宋柘和封铭的对话逗笑了,这种轻松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宋柘就又再次説道:

“等一下,话説,封铭,你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从流沙的光罩里出去的?还出现在了当时羽墨的身后?”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封铭问道。

“!!铭子…,你怎么回事啊?这种事情你自己难道不知道吗?你还问我?”

“我不知道。”

封铭表现的比他们还困惑。

“问你什么你都不知情,一问三不知,最重要的是这两件事情你还是当事人,怎么会不知道?不会是又在这节骨眼儿上失忆了吧?”

“那你知道你不久之前救过瑞的事吗?”

流沙追问着,她也不知道封铭到底是怎么了,突然会失忆。

“不知道,这些事情在我脑子里全部都没有出现过。”

“我都説了你是老年痴呆你还不信?”

宋柘挖苦封铭,头扭到一边説道。

“你才老年痴呆,你们全家都老年痴呆,你个死石头,你tm咒我呢吧,我的确不知道你们説的这些事情。”

”或许是刺激性失忆,封铭你先不要激动,宋柘,你少説两句。”

瑞看到封铭的额头上有更多的细汗冒出,可能是刚才宋柘説的这些话有些刺激到他,所以也就安慰了封铭两句,也劝宋柘不要再説什么话了。

“?”

封铭嘟囔道,闭上了眼睛,眉头紧皱着,好像是在思量什么。

宋柘他们也没有出声打扰他,静静地在一边看着他。

蓝鳞也在注视着封铭的动向,没有説话,眼神里出现了一种从来没有的怀疑,但是这种眼神并没有表露出来,其他人并没有看到蓝鳞的眼神变化,都只是集中在了封铭的身上了。

封铭现在脑子里非常乱,思绪无法理清,“为什么我在测验空间里发生的事情也忘

记了,那光罩里的我是什么时候出现在羽墨的身后的?还有瑞説的我在羽墨的手下救了

他,这又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到底在测验空间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什么都忘记了。”

封铭越想他的头就越来越发胀,什么都想不起来,头疼的要死,苍白的脸上也出现了痛苦的表情,因为痛苦脸也变得微微有些扭曲,细密的汗打湿了垂在他额头上的刘海。

“封铭,你北京市民持本人居民身份证怎么了?”

「ps:这几天我们一直在筹备考试,马上就要联考了,会断更,希望大家多多体谅,谢谢。」


如何判断宝宝腹泻
尿混浊
空调售后维修部
友情链接
银川房产网